【全职】【CP见标签】《岁月无声》情人节&春节双节献礼

又是一篇cp全中ORZ

Lost temple:

岁月无声的歌


情人节特别献礼


﹟第一人称旁观者文﹟


﹟多CP﹟


﹟有私设﹟


﹟OOC出没﹟


﹟谢谢观看﹟


 


[01]


我在《电竞周刊》工作已经快十年了,常先前辈升任主编之后,跑新闻的工作就交给了我。很庆幸我接手得早,还能够接触到荣耀圈子最开始的那一批大神们。


允许我怀旧一下,那真的是荣耀的黄金时代。每个人都是怀揣着梦想踏进这个圈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大家赛场上打打杀杀,职业选手群里说说笑笑。对我们记者也不至于避如蛇蝎,处得好的记者和战队选手之间就像朋友一样。


真不是现在这种冷冰冰公式化的相处模式可以比的。


主编让我做一期情人节特刊,我想了很久,敲下了四个字:岁月无声。我也很久不去外地赶场子了,今天却收拾好了行李,打算出一次远门。同事问我干什么,我说,我要先去一次北京,再去一趟上海,然后去广州,最后回杭州。


 


登机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激动,就和当年第一次独自去采访大神时的心情如出一辙。


这么多年,你们还好吗?


 


[02]


微草的老队长给他们留了一个好队长,高英杰这些年做得很好,已经盖过了当年王杰希的风头。年纪轻的荣耀粉不知魔术师,只知高队长的木恩。


到之前我给王队打了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是另一个男人,声音低低的,很温和很好脾气的感觉,“你找杰希?”


“呃……是这样的,我是《电竞之家》的记者,想做一期特别企划,所以就来拜访王队了。”


“是这样啊,那你现在在哪里?”


“已经从首都机场出来了,你们还住XX小区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笑了,“那还是十年前杰希自己租的房子呢,姑娘记性真好。我们买了新房子,在昌平区的XX花园,你快到了就打这个电话,我和杰希来接你。”


“好的好的,谢谢你。”我一直没找到机会问他的身份,只好按捺下心中的疑惑。


 


终于要到目的地时,远远地就看到两个男人在马路边上站着,一个无疑是我的采访对象王杰希,另一个让我有几分眼熟,却偏生想不起来。


下了出租车,王杰希特别绅士地帮我提行李,顺便给我介绍,“这是方士谦,我们微草以前的副队长,当年的治疗之神。呵呵,不过我们这一代人都差不多被忘光了吧?更别说士谦那个时候。”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方神!”


兴许是我的称呼勾起了他们的一些回忆,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一笑。那个笑容仿佛简单至极,不附加任何情绪,又仿佛包含了千言万语以及只属于他们的、旁人无法插足的那段时光。


我隐约察觉到什么,却不想、也不能说破,倒是方士谦对我笑了笑,“小队长看你把人家姑娘吓的,别怕哈,我和大眼是在一起,但我们生活作风都很好,绝对没有……”他还没说完就被王队拖走了。我忍不住捂住嘴笑起来,跟着他们上楼。


 


采访就在王队的家里进行,方神友情赞助了三杯锡兰,茶香缭绕中,提问和回答都进行得很友好。说提问未免高看我自己了,其实也就是聊天,不仅如此,方神还给我爆了不少王队从前的料。如果放在几年前,这可都是一手资料,能把销量提上去几个百分点的,现在看来,也许不再能带来这么大的收益,却是充满了温情的回忆。


最后,我问王队,“你和方神还会玩荣耀吗?”


这回方神没喋喋不休,而是等王队先说,“会的,周末的时候我和士谦经常玩,但不能玩太久,毕竟有了年纪,眼睛会受不了。”


方士谦提醒他,“还有你家小朋友呢?不说点什么?”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他,“英杰也是大人了,更何况前天他才来过家里,说什么?”


“嗯,那我来说吧。微草,起于微末,但无论什么样的境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是最坚韧的东西。英杰带领的微草,会比任何时候都更坚韧,也更强大!”


 


[03]


我在王队家附近的旅馆住下,打算休息一天再去上海。傍晚看到他们一起出去买菜,两个身形挺拔的男人虽然都将近四十,走在一起还是很有些芝兰玉树的风范。方神说话嘴上没个把门儿的,我也是三十多岁的人,只有他才会把人叫成小姑娘!


想着想着又笑起来,回去把笔记本接上电源,整理今天的聊天,不,采访内容……


 


我没想到王队和方神还会请我吃早饭,他们好像开的是西餐厅,早上不需要去店里,一起吃了早饭之后是方神开车送我去机场。临别他对我说,“其实你来采访他,他很开心。毕竟我们离那个世界越来越远了,人老了就会怀念过去,这是无可避免的。”


“那你呢?”我脱口而出。


“我的过去,和现在,还有未来,都是杰希啊。”方士谦朝我挥挥手,“再见了,记者姑娘~”


我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我在心里默默道。


 


如果说那个时代过去之后,还有谁能经常被粉丝提起,无疑是叶修和周泽楷。


叶修是因为个人的传奇色彩太浓烈,他简直就像横空出世的星辰,燃烧时释放出遮蔽一切的光芒。而周泽楷,在传奇方面逊于叶修,但个人形象方面可以甩叶神一条街……


我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太天真,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我好不容易从周队嘴里问出他现在的住址,结果开门的……是孙翔……我可以指天发誓,我当年真的没在几乎可以被称为和尚圈的荣耀圈里看出这些人之间的猫腻……


现在,用一句当下的年轻人喜欢说的话来形容,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翔的表情就是无表情,白瞎了那张偶像派的脸。嗯,就算人家奔四了,也是偶像派。


我的表情估计也有点僵硬,“孙……”


“周泽楷,电竞的记者来了。”他扬声道,然后就自顾自地走进去了,我也只好跟着进去。


他和周泽楷退役的时间不算长,年纪也不比我大多少,所以当他和周泽楷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在他们身上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们好像还是在轮回的那两个光芒四射的大神,一枪穿云,一叶之秋。都是带着几分孤傲的名字,连ID都这样搭配。站在一起时仍旧是颜值爆表,可以让我这个三十几岁的女人也忍不住要在内心赞叹几声。


方士谦和王杰希过的生活更养生,家里备的都是茶,周泽楷和孙翔明显西式一点,厨房里装了咖啡机,待客的也是蓝山。


他们的客厅宽敞明亮,七十几层的精装修公寓,还做了落地窗,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往窗外看去就是十丈软红无尽繁华。他们分别坐在沙发两端,靠得不近,可我却觉得,他们一直是连在一起的。外面的声色犬马也和他们没关系,虽然他们还这样年轻,有句话说的是“大隐隐于市”,我觉得他们就像是这样。


我有些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我的采访,孙翔很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你不是来采访的吗?”


“呃,其实也没这么正式……”我拿出随身的笔记本,“听说周队退役之后还常常回轮回?”


“嗯,平时闲。”周泽楷说。


我有些好奇,“那么周队现在的正职工作是什么,和荣耀有关吗?”


“顾问,还有帮孙翔做测评。”


孙翔说,“我跟轮回另外几个人开了家网络公司,做点APP和手游,周泽楷帮我们做测评,前期的代言也是他,他还是轮回的顾问。我估计别家也没有这个职位。”


是没有。但就像叶修之于嘉世,韩文清之于霸图,他周泽楷当年也是生生凭一己之力把轮回带上了荣耀巅峰。战队怎样回馈他也不为过。虽然看上去他和孙翔都不缺那点钱的样子,但心意是好的。


“那你们一定还会玩网游咯?”


“当然!”孙翔十分肯定地回答,“不然整天搞编程,不累死人?”


坦白讲,我有点难以想象,他会一本正经坐在电脑前当一个程序员。一直沉默的周泽楷难得插话,“我们是股东,编程另有其人。”


恍然大悟的我窝在沙发里看孙翔恼羞成怒地瞪着周泽楷——他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咖啡泼过去。


 


离开周泽楷和孙翔的家的时候,我恍惚觉得自己身上的时光也停滞了。


但并不是。


因为十年前,他们的高度高到我抬头也看不到。


而现在,我可以去和他们说上几句话。但也仅此而已。


他们生活得这样浑然一体,没有什么可以打扰到他们。我的造访不过是广袤无垠的湖面上泛起的小小涟漪,然后,各有各的生活轨迹。


 


[04]


到广州的时候我已经很累了,连续坐飞机真的吃不消。


我先订了酒店,休息了一晚,早上起来再联系喻队。没想到广州这趟真是来值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去法国旅游回来,直飞广州白云机场,于是我有幸可以一次见到四位光芒闪闪的大神,嗯,也是帅哥。


喻文州订好吃饭的地方就把地方发给了我,他和黄少天,孙哲平和张佳乐,我都不是很意外。但让我惊讶的是,他们所有人,似乎都完全不避着我。我不觉得是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好到他们愿意把秘密暴露给我,我后来问过喻队,这个男人温和一笑,“这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只是不想张扬,但也从来不惮于被人知晓。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被他语气里的淡然震住了。他一直就是这样,淡漠如水,面相温和,相处下来就会发现其实他看很多事情都看得很透,不争执,是因为没必要。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君子端方,温良如玉,大概就是说的喻文州吧。


我和他们四个人走进包厢的时候收获了服务员嫉妒的目光,好吧,我只是个不太亮的电灯泡,那边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我是孤家寡人啊!


张佳乐看了我好久才想起来,“哦,这是电竞的记者吧?”


我知道我长了一张路人甲的脸,也不用这样吧……


黄少天说,“她说《电竞之家》要做情人节特刊,她想做个怀旧的主题,就来找我们了。不过姑娘啊,你大概没想到,我们这些人都早就搭伙了吧?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去电竞上秀恩爱,你觉得现在的联盟里的那些小伙子们会不会疯啊?”


我,“……我不会把不该写的东西写上去的……”


孙哲平问我主题是什么,听说他家里很不简单,我暗自打量他,果然气度不凡,于是放下筷子很正经地答了,“岁月无声。”


“这么文艺真的好吗?”张佳乐十分担忧地看着我。他长得很阳光,眼神却又带着点儿文艺气息的忧郁,被他这么一瞅,我快以为我要失业了。


“挺好的。我想,应该很多人想念你们了。”


黄少天说,“当然啊,现在这些小子都是跟着我们的样子学过来的。我们纵横联盟那会儿,现在这些小家伙还在训练营里待着呢。”


“臭美!”张佳乐损他。


我看得出来黄少天很怀念过去的日子,他们四个人的手都还保养得很好,修长,有力,干燥,比钢琴家的手还漂亮。应该是保留着过去当职业选手的习惯吧。


“我们都老了,”喻文州给黄少天夹菜,“现在是小卢他们的天下了。我们看着他们称王封神就好。偶尔在他们遇到挫折的时候拉一把。不过,小卢跟我们抱怨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不,你们不会老!


就算有一天真的老了,他们眼睛里跟少年一样明亮蓬勃的那些东西,也足以把他们跟暮气沉沉的中年人隔开来。有梦想的人永远是少年。


梦不会停,荣耀不会走。


 


他们都是搭档,彼此很有默契。比方说黄少天瞄了一眼水煮虾,喻文州就卷起袖子给他剥虾。他在每一道菜上来的时候都先夹给喻文州吃。孙哲平喜欢吃辣,张佳乐也喜欢,但受不住,他面前放着一碗水,孙哲平先吃过一遍,如果不是很辣,就直接给张佳乐,如果味重,就涮过水再给他。


我没有任何被“闪瞎眼”的感觉。也许是他们的态度都太坦荡自然,由不得别人以任何异样的眼光看待。


他们聊了一些关于荣耀的话题,也许有一小半原因是聊给我听的,我很感激。


然后话题就高深莫测起来,孙哲平说,“法国那边的路子有点麻烦,要不然我也不会亲自过去。”


喻文州说,“你近些年局面铺得太大,别和玩荣耀似的,太拼了,不留后路,不好。”


张佳乐说,“有我盯着,他也有分寸的。还是你们好,在家里玩玩投资。”


“那是~文州当年要是不进蓝雨,去做生意肯定也是一把好手。”黄少天毫不掩饰对昔日队长今日伴侣的赞美。


喻文州表情坦然地接受了。


孙哲平嘲讽他,“你家队长做得就不狠?生意场上大鱼吃小鱼,杀人不见血啊。每年多少人做生意失败去跳楼?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混不下去来找哥,哥多养两个人并不是问题。”


“别忘了你还欠我们钱呢!”黄少天还回去。


张佳乐也帮自己人说话,“说好了是入股的投资,什么欠不欠的?每次的利息分红少了你们的?”


我听得有些心惊肉跳。


想到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各开一辆车,都是我没见过的牌子。估计是要带我,还有再接两个人,就开了两辆车。再看这四人身上穿的衣服,无一不是剪裁流畅做工一流面料精致的。


我觉得,他们的世界似乎变得比以前复杂很多。


但是没关系,环境变复杂了,只要一直有人肯陪你简简单单,就是幸福。


 


[05]


回到杭州时觉得一身轻松,于是我决定速战速决,去一趟本地特产的战队——兴欣,然后,我的采访……不,应该说旅游就结束了……


兴欣虽然现在也是冠军队豪门队了,却一直保存着那种网吧草根的气氛……这一点从叶修退役很久依旧住在基地里,就可以看出……


他们就像一个没分家的大家族一样,热闹,又温暖。


 


我跟兴欣的人比较熟,但今天带我去找叶神的人表情有些奇怪,仿佛不是很情愿。我问,“是不是不方便,要不然我先回去。”反正工作单位离这里也不算太远。


“也不是……嗯,你去看就晓得了……”


我到叶神房间时听到他被气得笑出来的声音,“拐跑了我的队员还要来秀恩爱,老流氓你还有点人性吗?!”


大概是林敬言和方锐来看他了?……


嗯,我想我懂了,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和年华献给了荣耀,所以,没有机会和外人谈恋爱是可以理解的,内部解决是吧?……你们成功地颠覆了我的认知,真的……


然而我也知道,他们在一起,不是因为是搭档这么简单。有的人,就算他们不在荣耀里遇到,也会喜欢上对方的吧。


 


我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开门的是林敬言。


我说,“叶神,我来采访你一下,写个稿子应付情人节特刊。方锐大大,你和林先生要是不介意,也一起吧?反正我已经采访了很多你们的老朋友了。”秀恩爱也看得够多了,不差你俩!


跟熟悉的人不需要装斯文,叶修叼了根烟,“我有什么好采访的,退休老干部的养老生活?……”


我:“……”即使自认和他比较熟了,也还是会被他一句话噎住。


采访过程乱七八糟鸡飞狗跳,充满了方锐和叶修的互相吐槽,以及林敬言不时地和稀泥。我本来就累,实在没力气管他们,随便附和几句,就这样了。


也没什么,其实这才是生活。有朋友,可以坐下来,追忆似水年华,吹吹无伤大雅的牛皮,然后相互吐槽。


林敬言和方锐是经过些波折的。从前方锐没这么活泼,他年纪大了,却反而更有活力了。


恐怕“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有人撑腰,啥都不怕”,就是说的他这种人。


我帮叶修送了方锐和林敬言,然后回去打算再烦一烦叶神。他可是采访的重点对象,刚才那些垃圾话我再怎么捡重点都不够好吗!


叶修懒懒地趴在阳台上,一副“老子好累老子心累不想搭理你们这些愚蠢人类”的样子。


我觉得头很大。


他脾气不算坏,只是不太喜欢跟媒体接触。也不是抵触,就是想保持低调吧。


“你刚才说主题是岁月无声?”他忽然问我。


“是的。”


“你知道什么才叫岁月无声吗?不是你想得那么安静美好。”他正经起来说话,其实声音很好听,和他平时的画风完全不搭。


我不知道我定的主题让他想到什么,我只是想表达类似于岁月无声流转,然而荣耀依旧的情绪。却不晓得,勾起了他什么回忆。


这些年见的人多了,我可以看得出来,他身上是有故事的。可那些蛛丝马迹埋藏得太深了,我不该,也不配去挖掘。


“姑娘,你的人生还长呢~”他对我说,然后就让我赶快回去睡觉,“你眼睛里的血丝快赶上我们通宵打游戏之后的样子了,睡吧睡吧,关于我,你随便写写就好。”


我的内心涌起深深的无力感,“我能问你,什么叫岁月无声吗?你回答我,我就走。”


“我,方锐,老林,你之前去采访过的黄少天,张佳乐等等。我们这些人,一辈子或多或少都和荣耀绑在了一起。不管过多久,都不会忘记年轻时候一起的那段日子。你管这叫岁月无声是吧。”叶修吐了口烟圈,“那不是。等一个人,从年轻等到年老。不能和任何人说,也看不到头,才是岁月无声。”


我不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他的语气和表情都很平常,句子里比飞蛾扑火还坚决的执着,却让我心惊肉跳。


这不是我熟悉的叶修。


他却把我往门外推,“你都知道了,就走吧。别再问我,最好呢,也不要往外写。哈哈,那些话是我从苏沐橙给我送的杂志上学的。”


我不信他,但我的确也不会告诉别人。


 


我最后回头看他的背影,不算很高,但是反而比当年瘦,所以显得很孤独。


他过去像个所向披靡的战神,现在他像打下了江山的国王,戴着皇冠,在俯视自己的王国。


他始终是孤独的。


他身边也许曾经有一个人,和他一样优秀,或者平凡。但能填补他心里的空缺。


我不敢再看他。也不敢再想下去。


他不需要别人的揣测,怜悯。


一丝一毫都不需要。


因为,他是叶修,他的岁月无声,但他的荣耀不败。

评论
热度(185)

© 乌梅咩_ | Powered by LOFTER